从中国企业获取数据非常难

时间:2018-04-29 17:16 点击:

  刘笑冰补充说:“欧盟的数据来自于两条,一种是法定数据,一种是自己调查的数据。100%是自己调查的数据欧盟是不认同的,这就是欧盟为什么要找中国政府。只有欧盟自己的调查数据和中国政府的调查数据两个数据匹配了,才能根据这个数据得出结论,所以一定要有政府信息。”
 
  除此以外,严鹏程表示,将加快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在资质许可、政府采购、标准制定、“中国制造2025”政策、科技计划项目、企业上市、注册登记等方面,给予内外资企业同等待遇。
 
       据了解,在经贸规则对接、增加透明度和反垄断等问题上,中国与国外的规则一直存在着差异。
 
  欧盟驻华代表团公使衔参赞罗本诺曾向记者透露,欧盟评估一个收购行为是不是垄断行为时,我们需要电信公司提供的数据,要看各个国家不同的大数据的政策,还有政策上的局限性。
 
  他举例说明。比如美国公司并购的是韩国的公司,但是同时这个美国公司在欧盟市场上有非常大的市场份额。如果并购之后可能会对欧盟市场带来影响,欧盟肯定也会去评估一下对他们的影响到底是多大。
 
  “所以两个中国的国企之间的并购,首先他们要去中国的反垄断的部门报备,看看是不是违背了反垄断的法律。同时也要去欧盟反垄断的相应的机关报备,看他们是否违反了当地的反垄断法。” 罗本诺表示,但是判断其是否为行业垄断更重要的依据是,通过中国的大数据,以及分析个体的消费行为。所以大数据还是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但是对于欧盟而言,从中国企业获取数据非常难。因为双方的规则的不同,有些数据涉及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
 
  “我们经常讨论的问题就是根据我们的这种法律的框架,如何去判断哪些是违法的,可能涉及到侵犯人隐私,涉及到国家安全的一些活动。”罗本诺说。
 
  “但是有的时候,要求的数据是无关的,所以中国方面也不会全部配合。”埃森哲大中华区信息技术服务总裁陈笑冰表示:“其实国外也是一样的。很多企业非常强调信息保密,他们的信息数据保密性很严格,每个人办公桌上两台电脑,一个内部网一个外部网,所以大的企业有很多规章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