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观看中主动参与的欲望更为强烈

时间:2018-05-08 15:04 点击:

 
  他们已经非常熟悉影片的故事基础,在观看中主动参与的欲望更为强烈。弹幕的传播效用和社交效用正好满足了这一需求。在弹幕视频营造的小圈子里,观看者通过即时性的弹幕来表达自我的情绪、分享情感,搭建起对话和交流的场域,在观影的同时,营造出虚拟电影院和聊天室的氛围。不仅如此,他们所使用的语言、表达方式与他们日常的关注点保持着高度的契合,圈子里的观看者会感到自己信奉或推崇的价值获得了认可,由此产生了一种屏蔽了局外人、相对私密的认同,这种互动交流所带给他们的归属感和愉悦感甚至超过了现实中的人际交往。
 
  在新媒介的全方位媒体化视野下,单一的字、影、音已经不能满足受众的审美需求,这引发大众的语言狂欢。弹幕从诞生之日就具有高度的娱乐化,其内容以搞笑居多,且多是通过戏谑方式加以展现。这种言说、交流、互动方式,是对常规日常生活实践与逻辑的颠覆,符合巴赫金的狂欢理论。巴赫金指出,颠覆与消解本身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对人类“节庆性”本性的体现。
 
  弹幕的狂欢性在它的一系列仪式化的活动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如刷屏式的弹幕,指用大量弹幕铺满屏幕以遮挡视频内容中令人不快的场景,如恐怖、血腥画面,且多与提前提示的“弹幕护体”“前方高能”等字样配合使用。同时,弹幕观看者拒绝完全融入视频内容之中,他们为了阅读、发表弹幕而暂停或回放视频,为选择感兴趣的段落而快进,他们善于在巨大的信息量中高速检索,抓取自己关注的信息,根据自己的偏好迅速行动予以回应,再配合后期的抠图截屏、混剪缩编,观看者个人的选择取代了原始版本的视频,决定了观看的节奏和意义。这已经不是一种简单的互动交流,更多地表现为视频观看者对视频的“操控”。传统评论只是一种单向的交流,网络评论体现出了交互的特点,而弹幕评论则真正成为一种“操控”。
 
  弹幕文化由媒介技术而生,其审美中的一些问题也逐步呈现,其中最主要的批评是审美品位的下降,有论者甚至认为是审丑的泛化。一些重复的、无价值的弹幕评论堆积在一起,令画面“惨不忍睹”,严重破坏了整体性的观看节奏,成为一种无原则的恶搞,偏离了弹幕文化的原初宗旨,对弹幕文化的健康发展构成伤害。就社会层面而言,有必要完善弹幕的多样化以满足观看者的多元化,设定规则以提高观看者的自觉性,加大对优秀弹幕评论的挖掘以提升观看者的审美品位,更加有效地引导弹幕文化的正向发展,进而促进先进文化在青年受众集中的前沿文化阵地上发挥更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