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xilin在无力承担高昂的视频带宽成本的压力下

时间:2018-06-07 14:22 点击:

  彼时的快手,在CEO宿华的领导下,刚好完成品牌升级,将“GIF快手”中的GIF去掉,摆脱应用名太过于局限的制约。
 
  2015年8月,合一集团5000万美元投资A站,占股18%;同年,快手获得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由红杉资本和晨兴资本联合投资;之后,快手的安卓和iOS总用户已突破1亿,覆盖了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和诸多三四线城市。
 
  2016年,一篇描写快手用户的《中国底层残酷物语》的文章刷爆朋友圈。文章开头就给快手扣上了“低俗、简陋、粗糙”这些让人不适的关键词,文中这样描述:
 
  这款软件DAU能超过1000万,一跃成为中国第一视频App,就是因为它的用户是海量的乡村人口。
 
  2017年3月,快手方面曾披露称,其日活用户约5000万,总用户量约为4亿,日上传视频超过500万条。
 
  快手A站这对CP的组合,恰是上演了互联网圈的乡村爱情故事,也许城里套路深,不如回农村,而A站粉丝心中也期待这个段子一样的剧本成真——A站有一天将借由快手重新C位出道,双击666。而A站的意中人,不会踩着五彩祥云,也可能踩着三轮车,但是,他一定是位草根英雄。快手接管A站,在技术上施以援手,或许能改变A站bug不断的毛病,改善A站的用户体验,挽回用户的心。
 
  快手的野望
 
  坊间有言,“南快手,北抖音”,快手和抖音分别占据短视频领域南北两大阵营。
 
  今年年初,据《财经》报道,快手正进行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180亿美元。同时,而关于快手筹备上市的传闻也早在坊间传开。
 
  同时,头条来势凶猛,自头条2016年末完成10亿美元融资,喜提110亿美元估值后,有传闻称今日头条也一直在寻求新一轮融资。
 
  在产品战上,头条依靠西瓜视频、抖音短视频等应用在短视频领域杀出重围,据《财经》杂志援引自QuestMobile的数据,从4月起,抖音追平快手,同位于1.2亿日活量级,甚至部分日期超越快手;日均使用时长上,抖音接近60分钟,略超快手。
 
  而在二次元领域,今日头条早有布局,今年1月,今日头条下属的北京闪星科技收购二次元UGC社区半次元。而在快手收购A站之前,头条也在“绯闻名单”之上。布局二次元领域,快手收购A站顺理成章。
 
  早诞生快手六年
 
  A站为何凉凉?
 
  从发展历程来看,快手和A站走的路子是不一样的。快手诞生于2011年3月,A站于2007年6月成立,A站虽是“萌妹子”,但是实际上比快手大了六岁,他们一个是走的是乡村路线,一个走的是中二路线。
 
  这六年,快手是怎么把A站远远抛在身后的,A站与快手之间到底差了多少个A站?
 
  同为视频应用,快手起步比A站晚,直到2012年12月才正式进军短视频领域。上线之初快手只是一款用来制作、分享Gif的图片应用,直到2012年12月,Gif快手才开始转型成视频分享工具。
 
  快手和A站的经历,前者是一部草根变土豪的蜕变史,后者是一部高门大院的家族衰败史。
 
  2010年是条分水岭,A站的一次卖身,预兆了它之后曲折的命运。那个时候快手还没诞生,但是A站却开始走下坡路。
 
  同年,A站迎来自己发展历程中的第一次“大劫”,2009年6月,A站爆发员工内讧。7月,A站因为机器故障连续一个月无法访问,之后便孵化了自己的竞争对手——B站。
 
  2010年,A站上出现了大量贬低A站,呼吁用户去B站的弹幕,这使得A站损失了很多用户。
 
  随后,创始人xilin在无力承担高昂的视频带宽成本的压力下,将A 站以仅仅400万人民币的价格,低价出售给潘恩林以及陈少杰。
 
  2014年4月,奥飞入股A站,老将赛门因与其观念不和离开,奥飞与陈少杰大洗管理层,蔡东青入股A站,占到A站92%的股权,成为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