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人心理的阴暗面赚流量

时间:2018-10-28 13:54 点击:

  据《新民周刊》报道,地产自媒体敲诈勒索触目惊心。一些房地产自媒体人干起了敲诈勒索房地产企业的勾当,定期向房地产企业收“保护费”,还隔三岔五“组团”精准打击企业,肆无忌惮地榨取“媒体投放费”,有的公号甚至因此年入千万元。
 
  基于移动端传播技术,自媒体传播的广度和速度呈现了指数级的飙升,特别是垂直领域的自媒体更能触及目标人群,在细分专业领域中有更大的话语权,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行业公号的一篇阅读量“10万+”文章,足以在特定领域中掀起一场舆论风暴。动辄在朋友圈刷屏的传播态势,也足以让相关行业的企业心惊胆战、唯命是从。
 
  房产界的自媒体还有自己的生意经,他们有的出身于房地产公司,有的来自公关公司,有的来自正规媒体。这些人对房地产开发流程相当熟稔,也颇能揪住一些企业的“小辫子”,再加上深谙传播规律,让其做出的报道更具杀伤力。有的趁相关房地产企业在四面楚歌的公关危机期,故意曲解公司财报数据,片面强调企业的“高负债”,营造大厦将倾风雨欲来的局面;有的把企业的正常人事调整说成“高层换血”“公司内讧”。有的甚至直接威胁:“我手头已有成百上千个有意向的客户名单,如果我写一篇黑稿砸群,你看着办吧。”这已经不单纯是自媒体在打擦边球、做小动作,而是赤裸裸的敲诈勒索了。
 
  自媒体也成了抄袭、剽窃的重灾区,而且一些自媒体采取了更加隐蔽的著作权侵权的手法,通过将他人原创摘编整合“洗稿”,用千字10元至30元的报价找网络写手,将“爆款”原创文章移花接木、改头换面上线,已形成庞大地下产业链,让原本的“自”媒体不再有个人原创的清新,反而充斥着洗稿、抄袭的油滑和龌龊。
 
乱象归乱象,流量归流量。人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当前充斥于自媒体领域的“失范”现象,是媒体转型期的特殊现实。
 
  互联网的传播方式,打破了近200年来基于现代传媒工业形成的新闻规范,平衡表达、多信源交叉求证、媒体表达中立态度等原则,在愤怒、惊悚引爆传播井喷的算计之下似乎变得一文不值。
 
  相反,自媒体传播模式是向读者高度赋权,异化成了“流量拜物教”。一些自媒体不讲中立表达,去取悦、迎合粉丝,受众喜欢什么就投喂什么,利用人心理的阴暗面赚流量,各种阴谋论、夸张表达、标题党泛滥,换来的是节节攀升的转发和点击。这样又反向形成“信息茧房”,让相关受众沉溺于自己“喜欢”的被扭曲的信息脏水中。这个现象类似于当年美国历史上的“黄色新闻时代”,一味哗众取宠,不讲规矩,毫无廉耻。
 
  其实,自媒体不是生活在真空里,自媒体文章无时无刻不在进行舆论动员,影响现实,改变线下世界。有多大能力,就要承担多大责任。利用自媒体赚得盆满钵满、动辄一个公号估值几个亿时,就强调自己是新兴产业,被要求承担保护著作权责任、承担报道责任时,就强调自己是“个人行为”,这是把两头的便宜都占了。
 
  传统媒体要讲新闻真实、传播伦理,自媒体同样要讲表达真实、传播伦理,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制造谣言或者故意误导公众,甚至搞成“网络黑恶势力”横行霸道、行敲诈勒索之实,同样要承担法律责任。
 
  自媒体还很年轻,但这不是让制度姑息迁就,成为法外之地的借口。整个市场需要自我规范,也需要政府有形之手、法律之手的及时规范和惩戒,还需要被伤害的企业、公民个人拿起法律武器进行维权,这样才能对市场形成正向的反馈。打着“万物皆媒体,颠覆一切规则”的旗号,玩着敲诈勒索、谣言横行的勾当,早晚要“翻船”。随着基金三季报相继披露,余额宝接入多支基金后的规模数据得以出炉。10月27日,蚂蚁金服公布运营数据显示,天弘余额宝的规模减少了1300亿,其他余额宝对应的货币基金增了1400多亿,余额宝总规模增加到1.93万亿。
 
  从今年5月初开始,除了天弘基金外,“余额宝”开始接入其他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据披露,到目前为止,其已接入博时基金、中欧基金、华安基金、国泰基金等12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
 
  在此之前,余额宝单一货币基金集中度高的风险备受关注。资料显示,2013年6月,余额宝诞生,其后总体规模不断上涨,到2017年初已经突破1万亿元规模。为降低单支基金的增长速度,蚂蚁金服、天弘基金从2017年5月开始陆续四次调整购买规则进行限额、限购,余额宝的规模从增速上有所降低。
 
  从最新的三季报来看,在新对接余额宝货币基金中,华安日日鑫A和景顺长城景益货币A的单季规模增长均超过300亿,分别为350.88亿和320.34亿,国泰利是宝、广发天天利E两只货币基金紧随其后,单季度规模分别增长290.93亿以及286.95亿,规模增长超过百亿的基金还有中欧滚钱宝A、银华货币A和诺安天天宝A。每日电讯10月26日消息,自媒体怎么啦?就在几年前,人们尚乐见“人人都有麦克风”带来的表达多样性,如今自媒体却似乎进入了各种问题的集中爆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