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赌的量产时间期限却在步步逼近

时间:2018-10-24 13:22 点击:

  通过大举并购,广汇汽车在过去十余年间,迅速成长为中国第一经销商。与FF不同,广汇官方称其并不差钱。但有专家称,激烈价格战导致毛利下滑,汽车经销商的资金问题正被放大。广汇高负债及渠道之困带来的现金流问题成其诟病。
 
  这个时机,恒大又带着钱来了。
 
  恒大谋求转型,意在形成以民生地产为基础,文化旅游、健康养生为两翼,高科技为龙头的产业格局。以此看来,作为龙头地位的高科技将是未来恒大发展的主要方向。今年4月,恒大曾宣布进军高科技,设置研究院对新能源汽车产业进行全球范围研究。
 
  恒大成为继宝能之后的地产界“汽车新星”。手持现金的许老板步履匆匆。FF后,惺惺相惜成了过眼烟云。美国时间10月21日晚间(北京时间10月22日),贾跃亭的造车公司法拉利未来(FF)向全员发内部信,称由于面临财务困难,公司将实施裁员和降薪计划,全员降薪20%。
 
  此次裁员降薪对象为FF美国公司。FF美国员工超过1300人。据财新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裁员比例约为25%。在降薪幅度方面,FF内部员工提供的邮件内容显示,自本周起,全体员工的年薪降低20%。同时,在依照法律的前提下,小时工的时薪也将降低20%。
 
  上述邮件中称,公司承诺在资金到位后恢复原有薪酬。公司创始人贾跃亭从10月16日起领取1美元年薪,FF高管团队降薪幅度超过20%。据36氪报道,对公司因投资方违约未按时支付投资款一事,不少高管表示,愿自动降薪,缓解公司目前紧张的财务局面。
 
  在全员邮件中,FF还表示,“做出全员降薪和裁员的举措,是被迫而无奈的举动。但在当前形势下,为确保FF长远规划的实现,公司已经制定了一系列短期运营规划,不得不做出艰难但必要的决定。”
 
  10月以来,“仲裁”成为FF员工与恒大之间矛盾升级的关键。先有本月3日,贾跃亭在香港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受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再有中旬,FF员工因薪资停发问题,进行集体劳动仲裁。
 
  有人质疑称,“降薪内部信曝光”意为“向仲裁中心变相施压”,实为博弈。资金断流后,“被迫而无奈”、“艰难而必要”的状态,早已冲淡了FF员工对于预产量车诞生的喜悦。目前,FF和恒大健康正在等待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仲裁结果。此前根据财新报道,第一笔融资的8亿美元中,有至少1亿美元用于美国FF偿还供应商债务。根据知情人士对36氪的表述,FF91的开发总体预算是11亿多美元,目前花了不到5亿美元,其中2亿根据约定转回了中国支持国内的开发,包括拿地。
 
  在FF进入量产的冲刺阶段内,还未支付的7亿美元成为恒大较量FF的扼喉之作。眼看FF的资金濒临耗尽,对赌的量产时间期限却在步步逼近。更关键的是,量产成功与否,关系到贾跃亭是否还能继续主导FF。他不能失去“1股10票的权力”。
 
  值得玩味的是,就在十天前,FF曾通过外媒表示,现在每周都在招募新员工,目标是招满大约1300名员工。目前,FF拥有的专业技术人才超过1000名。近日,FF还曾宣布,已成功招揽到包括一位特斯拉核心高管在内的多名特斯拉关键人才。
 
  十天后,FF从招兵买马变成简衣缩食,对比,有业内人士称,“目前正是FF与恒大紧急仲裁的关键时刻,贾跃亭忽然爆出全员降薪,很可能是又一张苦情牌,其目的是向仲裁中心变相施压”。
 
  该人士解释称,所谓紧急仲裁是指争议当事人在完整的仲裁程序完成之前,寻求的一种临时救济方式,紧急仲裁的首要宗旨是在争议未决之前维持现状。“一旦仲裁中心相信FF已经陷入破产边缘,或许会加大贾跃亭获得临时救济方式的筹码。”
 
  不过,对于此次内部邮件透露的贾跃亭年薪一美元的说法,有网友吐槽称:“粗算下来,五套别墅一年就要40多万美金的房产税,真替贾会计捏把汗。”也许当初,贾跃亭和许家印都把造车想得过于简单。贾老板的造车梦能否实现,还未可知。但就算几个亿打了水漂,也难以阻挡许老板的造车梦。毕竟境遇不同,恒大也并非孤注一掷。
 
  在投资贾老板之后,许家印将业务触角从汽车制造领域,深入到汽车流通领域。9月23日,恒大集团宣布以约144.9亿元的资本入股广汇集团,增资完成后,恒大集团将成为广汇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根据公告,此次广汇集团与恒大合作,广汇实控人孙广信承诺,促成除其以外的广汇集团股东向恒大集团转让23.865%股权,对价66.8亿元。
 
  同时,恒大集团向广汇集团增资78.1亿元,合计交易对价为144.9亿元。增资完成后,恒大集团将合计持有广汇集团40.096%股权,成为广汇集团第二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