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满足移动互联网等新兴企业的需求为主

时间:2018-09-25 13:46 点击:

  我们前面提到过,对技术红利的把握,要求云计算厂商对于每一行代码都有着很强的控制力。只有这样,云计算厂商才能具备技术灵活性,才能跟上下游厂商紧密合作,满足不断个性化的客户需求,并且真正做到数据安全。
 
  思科、AT&T、HPE已有OpenStack失败的前车之鉴,最近eBay宣布放弃OpenStack技术,转而使用Kubernetes和Docker来重新平台化。OpenStack在公共云计算市场高开低走的结局已经越来越清晰。
 
  生态的壁垒
 
  云计算产业的前10年,以通过提供标准化的计算、存储、网络、数据库等技术产品,来满足移动互联网等新兴企业的需求为主。而到了现在,则对云计算厂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断下沉,跟客户业务融合,帮助这些企业进行针对性创新。这个时候,云计算厂商就很需要联合生态伙伴,一起服务客户。
 
  一家企业即使再大也会有边界,真正理清自己的边界,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才能走得更稳,更远。云计算厂商虽然都有很强的技术创新能力,但是也不可能做到覆盖所有企业客户的业务场景,因此它要跟PaaS、SaaS厂商,甚至传统IT厂商,进行广泛合作,通过组建服务矩阵来拓展服务半径,并构建竞争壁垒。
 
  对于生态建设,大型云计算厂商都不敢松懈。亚马逊AWS通过合作伙伴网络(APN)计划构建生态系统;阿里云通过“云合计划”招揽合作伙伴;Google Cloud作为后来者,为了在生态建设上不落后AWS和微软,不惜直接进行收购或者投资……
 
  过去两年里,云计算厂商的生态环境里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以往与云计算厂商直接竞争的厂商如VMware、SAP等厂商开始转而跟亚马逊AWS、微软、Google Cloud等进行合作。在杭州云栖大会上,SAP和VMware这两家颇有影响的老牌IT厂商都跟阿里云宣布达成深度合作。
 
  该如何解读这类合作呢?一方面,这证明云计算厂商的行业影响力已经足够大,传统IT企业正在顺应大势,搭乘快车;另一方面,云计算厂商发展至今已经出现分层,少数有前景的云厂商才值得深度合作。在云计算产业发展初期,技术优势可以让初创企业在竞争中不落后,但是越往后,大厂商在技术上的投资和规模带来的优势,就开始显现。
 
  在波特五力模型中,其中一个是厂商跟上下游的议价能力。大型云计算厂商因为有采购规模,不但可以最快拿到最新的技术产品,而且价格上也有优势。依靠规模采购拿来的计算芯片或者存储产品,用来降价就能比中小厂商获得竞争优势。
 
  由于具备规模,其实上下游厂商也愿意跟大型云计算厂商进行密切合作,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大家一起进行定制产品,甚至合作定义未来的产品或技术。这无形之中就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圈子,如果你没有参与进来,就不可能玩这个游戏。这就好比是在手机行业,如果你都没有办法第一时间获得最顶级的芯片,你怎么敢推出新品参与市场竞争?
 
  2018年1月,英特尔芯片曝出了漏洞,微软、谷歌、亚马逊等云服务巨头于当天纷纷发布公告并推送补丁。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早在2017年6月,英特尔就将漏洞的信息通知给了一小批企业。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一切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因为这些云厂商是英特尔排名非常靠前的采购厂商,正因为提前获悉漏洞才能作好应对策略。
 
  OpenStack曾被称作公共云操作系统OpenStack曾被称作公共云操作系统
 
  说到技术创新,还有必要谈一谈对技术路径的选择。
 
  过去几年,利用Rackspace和NASA开源的OpenStack技术方案,诸多传统IT企业和电信运营商都进入了公共云计算领域。OpenStack虽然被冠以“公共云操作系统”,但存在开源版本混乱,后续运营、维护、升级成本高等问题,导致这一技术不适合公共云计算成为行业共识。
 
  2015年到2017年之间,最大的OpenStack公共云提供商——思科、HPE和GoDaddy——先后退出了市场。早期看,谁都能做云计算,但最后,却是一地鸡毛。相反,我们看到全球前三大的云计算厂商——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都采用了自己研发的技术平台。这是一种巧合吗?我认为不是。